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那一天,伴著我撕心裂肺的哭喊,45歲的父親永遠地走了,再也不會回來。在父親的靈柩旁,我跪在全村人的面前,用哭得沙啞的嗓子,對鄉鄰們說著拜託以後關照家人的話語,善良的鄉親們無不為之落淚。家沒有了脊樑,沒有了父親,家徒四壁的房間,除了孤苦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妹,充滿的就是空蕩蕩悲寂的氣氛。 夜晚燈下,舅舅們全部聚攏來,共同商討著家裡的生活問題。弟弟腦後束著一條長尾巴,妹妹也才上初中,親友們建議給妹妹停學,讓弟弟繼續讀書。母親說:不管生活怎樣地難,孩子們的書也要念下去。我從母親的眼裡讀出了堅強兩個字,從此,那一份愁苦被母親深深包在了心的深處。 母親用柔弱的雙肩扛起了生活的重擔,當黎明尚沉睡在早晨的夢鄉裡,母親就扛著鋤頭下了地,夜晚,當彎彎山路被黑暗吞噬了身影,母親才走在回家的夜幕下。鄉間路上母親挑著重擔日復一日的步伐,如一首歲月的歌,留在了過去的記憶裡,也沉在我心靈深處的海裡。她和男人一樣在田間勞作,再苦,用牙咬著,再累,也不吭聲。唯有暗夜裡那輕輕的呻吟,寫滿了母親所有的苦和痛。 那時我剛分配工作,工資少得可憐,除了日常零用,我把錢全部拿回了家,雖是花季年齡卻沒有買過新衣服。母親拿到錢,總是默默地流眼淚,問我錢是哪來的。我笑著說放心吧發的。如果母親知道那是我每天吃鹹菜節省下的錢,她一定會心痛。然而能給家裡一點點的幫助,對於我這個長女,都是莫大的欣慰! 一次回家看望母親,望著母親消瘦的身體和菜色的臉,看著母親馬不停蹄地操勞,我偷偷拿了兩個雞蛋在鍋中燒好,端給了母親。哪知母親大發脾氣,看著原本能換成錢的雞蛋變成了碗中食品,她心痛地紅了眼睛,生氣地數落著我不該浪費金錢,並拒絕吃它。我央求母親:吃了它吧,女兒心痛你,你不能倒下,你身體好好的才是我們的福呀。望著我的眼神,母親心軟了,只得勉強吃下了碗中的雞蛋。弟弟告訴我,前幾天母親生病發燒,母親把鼠藥毒死的老鼠燒著吃了,我心中一陣抽搐,母親肯定是十分地難受,才吃了不能食用的毒老鼠,可憐的母親,就是這樣在艱難的歲月裡,讓自已永遠站著不倒下。 弟妹的學費要按時上交,僅靠家裡的農田收入已無法維持生活。於是母親向村人學著做起了鞭炮。說是做,其實是自己完成一部分工序,另外請村人完成一部分工序。有時拿來別人的半成品再加工,做好後自已拿去賣,可以賺一點差價。夜深了,山村沉睡在夢鄉裡一片靜寂,母親手中小鐵錘叩釘鞭引的聲音,常常劃破了夜的黑幕,輕輕地飄到空中,一聲兩聲,像在夜的琴弦上撥動的音符。那窗前的一點燈火,閃爍在夜的黑暗中,總是陪伴著母親到夜半更深。 鞭炮做好後,賣要自已尋找買家,母親於是用藍子提著鞭炮到很遠的地方去賣,有時走五六里路到街鎮,有時乘車到幾十里外的其它鄉鎮去賣,甚至到了我所在城市的郊外。也許是母親天性裡的善良感動著別人,母親拿出去的鞭炮每次都會碰到買家,很少失望而返的。有的人家認準了東西但賒賬,把鞭炮留下了,等有了錢再讓母親去拿,這雖不是好辦法,但總比賣不出要好。 記得每年年底,母親要自已加工近仟元的鞭炮,可每個客戶要的只是十幾元的貨。零售,那要多少個客戶才能銷售完一年做的鞭炮,便可想而知。而獲利只有幾佰元,勉強交納弟妹的學費和日常開支。僅讀了小學四年級的母親,足跡踏遍了遠遠近近無數個地方,我無法用言語形容母親的偉大,我只知道我的母親,為孩子能有書念能有飯吃,日夜操勞嘔心瀝血。 於是那年的年關,母親手拿一帆布袋的鞭炮站在了我單位宿舍前。剛出校門不久從沒有做過生意的我,心裡真的發怵,可為了家,為了讀書的弟妹,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我準備豁出去。我壯一壯自己的膽,一家一家叩開了單位同事的門,有認識的面孔,也有不認識的面孔。我露出一張笑臉,禮貌地稱呼著他們,然後王婆賣瓜似地介紹起自己的鞭炮。 也許天生就愛笑,看起來給人一種討人喜歡的樣子,大家竟紛紛要了我的鞭炮。我高興壞了,為母親解了憂,也為自已“首戰告捷”而自喜。事後還有別的同事繪聲繪色地描述給我聽:某某說喲,那個新來的小妹真能,見人就笑,甜甜的,一張口你就不好意思不要她的鞭炮了。感謝我這張天生會笑的臉,關鍵時刻幫了我的大忙。自那以後,年年同事們就成了我的主顧。 做鞭炮需要報紙,我於是幫著母親在一些熟悉的單位收買廢報紙。記得冬日的一個星期天,單位正巧發了兩簍炭,加上我收的倆佰斤報紙,科裡兩個年輕的同事幫我送到了汽車站,那兩個同事送到後即有事離開了。等我爬上回家的車好遠,才想起兩簍炭丟了,我頻頻向車站的方向望過去,可車是不會為我的兩簍炭回頭的,我在心中難過了好久好久。 上車後那個胖胖的面像很凶的售票人,要收我報紙運費二塊三毛錢,我急了,衝他又哭又叫,眼裡溢滿了酸澀的淚水,一車人全都面對著我,天生膽小的我為了這二塊三毛錢卻是什麼也不顧了。哪知竟起了作用,他看我這個小姑娘有點不好對付,無奈地沒好氣說好好算了不收了,也許是本鎮的車,還有點同情心在起作用吧。後來想起來還為自已慶幸,節省了那年月難得的二塊三毛錢。那兩簍炭和報紙,那兩個好心的同事,那車上自己無助的哭喊,永遠定格在記憶裡,再也不能忘記。 隨著弟妹學費增加,漸漸地母親的鞭炮越做越多,後來到了每年可做倆仨仟元的鞭炮。僅靠單位同事是銷不完的,我又用自行車推著鞭炮到熟人的單位推銷。這樣往往要跑五六個單位才把母親帶來的鞭炮售完。等把所有的東西賣完我才長舒一口氣。可有一年出問題了,我成了罪人。 那年年底我把鞭炮售完,回家陪母親過年。大年三十,我點燃了自家的鞭炮,剛放著一會鞭炮就停了,點著了又出現這樣的情況,放一節斷一節,我突然心一沉,想到了那些用鞭炮迎接新年的同事們。我問母親是否早先知道這情況,母親說是鞭引廠的引線出問題了,她也不知情。 我心裡暗暗叫苦,不好埋怨母親,又不知回單位後該向同事們怎樣解釋。那些該死的鞭引子會掃了他們過年的好心情,那個春節我覺不出任何的喜氣,只覺得有一份沉重壓在心頭,心想以後同事們再也不會要我的東西了。正月初四,我如履薄冰似的回到了單位,見一個同事解釋一遍再道一聲歉。 雖然同事們用笑臉回答了我,但我仍從部分人眼裡讀到了不快,有人甚至認為我早就知道鞭炮質量不好還故意賣出去,儘管心裡感到很委屈,但同事不管怎樣理解我都該承受。當年有一同事夫妻倆分道揚鑣,還有傳言說是鞭炮放的不吉利,為此我內疚了好長時間。 又到年底了,母親依舊送來了許多的鞭炮,怎麼辦?無論如何我得把它賣出去。我只好想了一個辦法,下班時就在單位回市裡班車邊,點燃了一掛鞭炮,鞭炮辟里啪啦發出爆裂的響聲,大家從大客車上伸出了頭,我於是硬著頭皮又向大家推銷起自已的產品來。那些同事聽鞭炮很響,不計前嫌,竟又紛紛買了我的鞭炮。那不僅僅是買進和賣出的關係,那也是他們用善良和寬容,在我困難時期送給我的溫暖和關愛,至今我對他們仍存著深深的感激。 就這樣我賣了多年的鞭炮,然後害怕過年,害怕那一板車等著我的產品賣不完,害怕弟妹的學費沒有著落。直到後來母親不再做鞭炮了,我才放下心裡的那一份焦慮。 俗話說禍不單行。冬天的一個下午,起風了,母親站在登子上用塑料布釘窗簾,不小心摔下來,左手粉碎性骨折,而我正懷著八個月的身孕。當鋼釘被醫生用鐵錘強打進母親的身體,母親被懸吊著手臂固定在床上時,在病房親眼目睹這一切的我,用手摀住自已的眼和嘴,拚命不讓眼睛裡的淚水流出來。母親,那鐵錘打在你的身上,也是打在女兒的心上呀。 那一個月裡,我從家和醫院之間往返著。看到我挺著大肚子,這樣地辛苦,丈夫眼裡有了一絲隱憂。家裡熬的有限的肉湯盛在送給母親的碗裡,又被丈夫倒進一部分在我碗裡,我知道他是心痛我,可我怎麼嚥得下那湯水。我可憐的母親正躺在病床上,沒有一絲血色的臉上正缺著營養,他的這種愛讓我心酸,我於是又將肉湯倒在了母親的碗中。 由於身體的不便,照顧起母親來不夠細心,有時心煩了就對著母親大聲,母親不理解地用淚眼看著我,我把眼淚偷偷往肚裡吞。一想起母親病床上的眼神,我就在心裡無數次罵自已,不該把情緒表露在孤苦的母親面前。母親住了一個月的醫院,當醫生取出她身上牽引的鋼錠時,母親已不能站立,身子就像一片樹葉,在空中晃蕩著。後來當街頭響起《世上只有媽媽好》的歌聲時,我的眼睛就悄悄濕潤了。母親,你太苦了,女兒雖然沒有盡到孝心,可女兒是愛你的。 兒子週歲,鄉下的風俗外婆要送來週歲粑。母親的手尚未痊癒,我叫母親不要送米粑了,可母親說一定要送。那一天,天公不作美,天下起了好大的雨,望著密急的雨點,我遲疑了,僥倖地猜想母親肯定不會來了,於是就打消了到車站接母親的念頭。當母親吊著打石膏的膀子,用另一手提著一藍子米粑,濕淋淋地站在我門口時,我驚呆了,我真想狠狠抽自已一個耳光,我把眼淚含在眼中,心裡直罵自已的糊塗和不孝。我無法想像,母親是怎樣一步一個腳印,在風雨中蹣跚,走了好幾里的路程,縱然有一百個理由,也不能減輕我內心的愧疚。 想到母親手殘做農活不方便,我把母親接到了城裡。為她辦了一個服裝攤位,向同事借錢批發了一些廉價服裝,面向農村銷售。哪知不幸的事又來了。母親生意剛做一個月,鄉下的舅舅來看她,他們倆走在街上,母親又被一個騎自行車的人撞了,一隻手臂被劃了個洞。到醫院縫了十幾針,那個肇事者丟下二十元錢,就在老實的兄妹面前溜之大吉。 事後帶母親檢查才發現那隻手臂被撞成了線型骨折,我多災多難的母親,命運注定要這樣地折磨她,就只有面對和接受。就這樣休養了兩個月,母親的手臂尚未完全恢復,生意又接著開始了。小本經營又是面向農村,服裝生意的收入少得可憐,可不管怎樣都得讓它繼續下去,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當人們頭腦中有了生意兩字時,街上的生意人就漸漸多起來了。記得不知是哪一年,下班後滿大街都是擺地攤的,那時沒有城管,人們安份守已。政策鼓勵人們自主經營,也不必多想這行為會給社會帶來危害,也就少了現在的管理和約束。 記得晚飯後,繁華的主街道人流如潮湧,尤其是夏天,人們穿著薄衣短衫,趿拉著拖鞋,悠閒地行走在街頭,那一份熱鬧真是一種盛況。 生意人則就地鋪上了一塊塑料布,上面擺上各種各樣要銷售的物品,如各類女孩子喜歡的頭花、發卡等裝飾,價錢便意的皮帶,夏天的衣服等等,有的把服裝掛在簡易的衣架上,還可以不停地挪動地方。一條寬闊的馬路中間僅留下窄窄的僅容一輛車通過的距離。 母親當然也不例外,進入了這夜市的生意場中,把白天攤位上的衣服拿來一部分擺在夜市上。儘管街上人群川流不息,可真正買東西的人不多,許多是看客。還有許多人把你的東西價錢殺了又殺,降了又降,最好是叫你陪本賣給她,結果生意最終以告吹而結束,所以晚上生意也不好做。 想到母親白天忙了一天,為了幫母親減輕負擔,我於是也走上了街頭。開始是和母親一道擺攤,在旁邊幫忙看衣服,有人詢問時偶爾插一兩句話。記得一天,母親進了好看的夏天的短袖衫,我就想讓自己也獨單一面。那天我早早吃了晚飯,獨自一人抱著衣服出了門。 我把衣服擺在地上,靜靜地守候著,面對大街上各種各樣的人,有時可能還會碰到熟悉的面孔,開始真的有醜媳婦見不得公婆的尷尬,我總是低著頭,如果有人來問時,就耐心地介紹衣服是如何便宜又質量好,儘管帶著誇張也要這樣反覆地說。 第一天一件衣服也沒賣出去,我有點掃興。第二天我又出門了,還是像第一天那樣地守著。終於有人看上我的衣服了,只是把價錢砍得好低,我急於和她成交,結果一件衣服賣出去只賺了三塊錢,可這三塊錢對於我來說是多麼地難得。收穫的不僅僅是幾元錢,收穫的其實是一份我正需要的信心。那街頭的夜景,那攢動的人頭,那地攤上的衣服,那賺的第一個三元錢,像墨痕永久留在了我記憶的紙上。 母親進的夏衣還真是價錢便意又好看,如大腳褲頭,針織的短衫。母親日日守著攤位,賣出的衣服還是有限,賣不出的衣服積壓下來就成了陳品。因面向農村,衣服本身就利潤微薄,生意很難做。於是有一天,我用拎包拿了一包衣服,帶到單位去幫母親賣。單位大客車剛停靠,我就打開了拎包,故意在許多人面前亮開了衣服,同事們紛紛圍攏來。如有誰要,我就以很低的價錢賣出去,薄利多銷也是一種很好的銷售方式,在同事面前是不能虛抬價錢的。結果許多同事買了我的衣服,一包衣服快售完了。我讓裝錢的小背包隨意張著開口,快樂地裝進遞來的鈔票,無法形容自己當時那一份愉悅。 當最後一位同事等我找給她餘錢時,我傻眼了,包裡錢沒有了,被人伸了黑手,一包衣服錢就這樣讓人偷走了。倆佰多元在那時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我怔在那裡,說不出話,淚水奪眶而出。有熱心的同事抱不平,生氣地幫著我罵小偷,還叫我也狠狠地罵,我苦笑了一聲,說:算了錢已沒了,罵了能回來麼,又何必讓自己成為潑婦。有同事說看到某某一直跟在我後面,他平日看到同事的錢掉在桌子下面,就會悄悄用腳勾了去,對這樣的人還能說什麼呢! 我向同事借了錢回家糊弄著母親,發獎金時悄悄分次還了同事的錢。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可那一天的經歷,我怎麼能忘記?如刀子刻在腦袋裡,是一條不深不淺的溝,沉下了歲月的風霜,沉下了世事的繁雜。 這樣的日子如小河靜靜地流著,時時有濺起的浪花,也有風平浪靜的守候。只到妹妹上了中專學校,只到弟弟上了大學,直到他們都有了穩定的工作,直到年老的母親不再守著攤子,心才徹底放下了。 向過去回望是苦的,然而又是甜的,生活的苦教會了我堅強,教會了我一切。生活的風和雨,讓我領略到雨後彩虹是多麼地可喜。淋雨了衣服濕了,我會想著明天會出太陽。起風了落葉遍地,我會想著風過後空中更乾淨。生活的艱難,讓我在困境中搖擺著前行,前進中我又一路撿拾著生活的柴火,那一點星火的點燃,如希望不停地導引著行路的我。 今天的魚肉要烹出水準才能下嚥時,想起那粗茶淡飯的年月,還有什麼理由有嚥不下的抱怨。剩飯剩菜我總是捨不得倒掉,都吃到自己的胃裡,哪怕買一件自己最喜愛的衣服也十分地慎重。有人不理解地說我“算小”,我笑笑說“捨不得”。過去的歲月,教會了我該怎麼生活。 母親年老了,免不了嘮叨,當我表露出心煩的情緒時,想起母親走過的風風雨雨,就會在心裡把自己狠狠地罵一頓。當生活中遇到困擾自己的事情心情煩悶時,我會在心裡輕輕地告訴自己,別急別難受,過去那麼困難都挺過來了,現在這一點困難又算什麼。當別的同事埋怨獎金少工作沒勁時,與過去相比現在吃穿不愁,我很知足又怎麼能再有怨言。 生活中有了苦,才知有了甜是多麼地幸福。苦是生活給人的考驗,接住它,把它在高溫發酵中釀成美的醇漿,人生就會張開臂膀,把熱愛堅強執著投入你的懷抱。苦是生活的歷驗,苦也是一筆財富,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正如美國作家海明威在《真實的高貴》一文中所言“只有陽光而無陰影,只有歡樂而無痛苦,那就不是人生”。 歲月裡的樁樁件件,生活引著我前行的腳步,如斑斑點點落在記憶的河中,任風浪淘洗著,任流沙洗刷著,最後化成沉澱的人生閱歷存留在了心上。

| 9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在彎彎的小路上, 夜晚的蒲公英漫天地遊蕩,星影閃耀著夢裡的地方,精靈扇動翅膀來到你身旁,手裡捉著一朵花的芬芳,遠去。我用左手牽起你的右手,還有你過肩的長髮隨微風而起,眼裡靈動的淚光滑落,霎時,流星劃過漫漫星空,離開,然後是你感動了夏末的這個分別。

| 1 May, 2012 | 一般 | (17 Reads)
碼下這個題目是因為昨晚喝紅酒了…… 星移斗轉了若干年,我還是會偶爾呷上一小杯紅酒。在家裡時不用鮮花不配西餐,就是與老公在床上小飲一盅都覺著浪漫無比。老公在很多細節上是不浪漫的,惟獨在酒上我們是一樣的浪漫:我只鍾情於紅酒,他也只喝一點紅酒,白酒、啤酒他也不會喝。 昨晚陪哥和燕群(陳陳的老公),他們喝啤酒,我喝了750ml的紅酒半瓶,後面他們還要去唱歌喝酒,我讓哥送我回到樓下,我不能太失態,至少在我還能自控的時候。若干年前的醉酒經歷我於今仍記憶猶新,但那時是青春年華,可以肆無忌憚,而如今卻不敢那般造次了。 說到浪漫,繞不開西餐。可這一生注定此等浪漫我惟有獨享。不管是老公還是之前的某些人,他們都不會吃西餐。曾經有幸陪我享受西餐的一位男子卻因其它種種因故各自東西了。西餐癮又犯了吧。少說也得三年未進西餐廳吧。這個夏天該約蓮去補一補了,不然我怕到時候自己又會一個人品味西餐了。雖說沒什麼不可以的,只不過會引來無數的眼光,對於特立獨行的我來說,用餐時接受這樣的待遇還是不樂意之致的! 生活中的浪漫還少不了花。從小就喜歡花的我一直對各種花兒情有獨鍾,以前的人會為我買花,鳳城那一年因為常買花,都跟賣花人成熟人了。不一定是送,也不一定非得是什麼紀念日或節日之類的,每個季節的花都會賣,心情好也買,心情不好更該買,下雨天還出去看有沒花賣……因為當時什麼都沒養(就喜歡兜風時候看別人車上的小狗狗,甚至會尾隨人家一段距離,差點被人當作神經病呢!),就喜歡花,不管是花期長的(泰國蘭,能開很長時間的)還是短的,總是精心地侍侯著,還跟他說花如人……的確,那時的我是最嬌媚的枝頭一朵。後面他也為我種花種草莓(我最喜愛的水果),只是並不長久,後面就荒廢了……現在我自己種一點點,空間有限,精力也有限,但老公有空時會幫我澆澆水施施肥,感覺相比以前的送花更浪漫…… 我從沒發現自己是喜歡裸睡的人,整個少女時代及青春正妙的時候都不曾發現過,只是到後面有過一套很透明的睡衣。我生命裡的第一個男人點破了我內心的這點**,只是與他躺在床上是兩條平行線,他不喜歡“糾結”在一起。老公卻喜歡與我“糾結”,這才是骨子裡的浪漫。現在我對此體會更深--一個人的夜晚,躺在大床上,用身體感受老公餘留在床上的氣息或痕跡,夢裡會非常的甜美和安全! 所以我同哥哥說我與老公才是一對,兩個骨子裡透出浪漫的人!我的生命與這樣一個人相伴才有意思,遠比跟一台只會掙錢的機器在一起來得更有精彩更有意義! 文章來源:菡菡的BLOG |葉匡政部落格 -- 文本界 | 央視評論員 |phoenix的BLOG | 在英格蘭寧靜的天空下 |Loose Canon | Outside the Box |止庵的BLOG | 芊予千尋 |新星出版社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碼下這個題目是因為昨晚喝紅酒了…… 星移斗轉了若干年,我還是會偶爾呷上一小杯紅酒。在家裡時不用鮮花不配西餐,就是與老公在床上小飲一盅都覺著浪漫無比。老公在很多細節上是不浪漫的,惟獨在酒上我們是一樣的浪漫:我只鍾情於紅酒,他也只喝一點紅酒,白酒、啤酒他也不會喝。 昨晚陪哥和燕群(陳陳的老公),他們喝啤酒,我喝了750ml的紅酒半瓶,後面他們還要去唱歌喝酒,我讓哥送我回到樓下,我不能太失態,至少在我還能自控的時候。若干年前的醉酒經歷我於今仍記憶猶新,但那時是青春年華,可以肆無忌憚,而如今卻不敢那般造次了。 說到浪漫,繞不開西餐。可這一生注定此等浪漫我惟有獨享。不管是老公還是之前的某些人,他們都不會吃西餐。曾經有幸陪我享受西餐的一位男子卻因其它種種因故各自東西了。西餐癮又犯了吧。少說也得三年未進西餐廳吧。這個夏天該約蓮去補一補了,不然我怕到時候自己又會一個人品味西餐了。雖說沒什麼不可以的,只不過會引來無數的眼光,對於特立獨行的我來說,用餐時接受這樣的待遇還是不樂意之致的! 生活中的浪漫還少不了花。從小就喜歡花的我一直對各種花兒情有獨鍾,以前的人會為我買花,鳳城那一年因為常買花,都跟賣花人成熟人了。不一定是送,也不一定非得是什麼紀念日或節日之類的,每個季節的花都會賣,心情好也買,心情不好更該買,下雨天還出去看有沒花賣……因為當時什麼都沒養(就喜歡兜風時候看別人車上的小狗狗,甚至會尾隨人家一段距離,差點被人當作神經病呢!),就喜歡花,不管是花期長的(泰國蘭,能開很長時間的)還是短的,總是精心地侍侯著,還跟他說花如人……的確,那時的我是最嬌媚的枝頭一朵。後面他也為我種花種草莓(我最喜愛的水果),只是並不長久,後面就荒廢了……現在我自己種一點點,空間有限,精力也有限,但老公有空時會幫我澆澆水施施肥,感覺相比以前的送花更浪漫…… 我從沒發現自己是喜歡裸睡的人,整個少女時代及青春正妙的時候都不曾發現過,只是到後面有過一套很透明的睡衣。我生命裡的第一個男人點破了我內心的這點**,只是與他躺在床上是兩條平行線,他不喜歡“糾結”在一起。老公卻喜歡與我“糾結”,這才是骨子裡的浪漫。現在我對此體會更深--一個人的夜晚,躺在大床上,用身體感受老公餘留在床上的氣息或痕跡,夢裡會非常的甜美和安全! 所以我同哥哥說我與老公才是一對,兩個骨子裡透出浪漫的人!我的生命與這樣一個人相伴才有意思,遠比跟一台只會掙錢的機器在一起來得更有精彩更有意義! 文章來源:磊立同行 牽手今生 |許知遠的BLOG | 歡迎光顧八戒餐飲經營圈 |邱新亮 | 陰天只是一瞬間……… |Work in Progress | 張英在路上 |達文西張的部落格 | 除魔小黑貓的部落格 |ZING.T 謝星 最近玩攝影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真正的愛情,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日久生情; 真正的緣份,不是上天的安排,而是你的主動; 真正的自卑,不是你不優秀,而是你把她想得太優秀; 真正的關心,不是你認為好的就要求她改變,而是她的改變你是第一個發現的; 真正的矛盾,不是她不理解你,而是你不會寬容她。 我們一直覺得妥協一些、將就一些、容忍一些可以得到幸福。但當你的底線放得越低,你得到的就是更低的那個結果!不是嗎? 不要因為寂寞愛錯人,更不要因為愛錯人而寂寞一生,嘗試信任才能得到幸福。 緣分是本書,翻的不經意會錯過,讀得太認真會淚流。 女人會記得讓她笑的男人,男人會記得讓他哭的女人,可是女人總是留在讓她哭的男人身邊,男人卻留在讓他笑的女人身邊。 多少人在說,我會等你,等你回心轉意的那一天;我會等你,等你願意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我會等你,等你離開那個人來到我身邊的那一天;我會等你,等你……然而人們可曾知道,世上的愛情,沒有幾份真的經得起等待! 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一句話,不是對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們再也回不去。就是這樣再簡單不過的一句話,生生的將兩個原本親密的人隔為疏離。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都不會明白,那是怎樣的一種切膚之痛。 最寶貴的東西不是你擁有的物質,而是陪伴在你身邊的人。不能強迫別人來愛自己,只能努力讓自己成為值得愛的人,其餘的事情則靠緣分。 愛總是會使我們有太多期許:希望長久,希望不會分別,希望佔有和實現。而最終只是覺得有些許厭倦,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愛情就是這樣,有些人會慢慢遺落在歲月的風塵裡,哭過,笑過,吵過,鬧過,再戀戀不捨也都只是曾經。 世界上最動人的情話,不是“我愛你”,而是在我需要的時候,你說“ I’ll be there ” 。 每一個不敢再愛的女人,一定很深的愛過。看起來好像百毒不侵,其實早已百毒侵身。 女人好比梨,外甜內酸。吃梨的人不知道梨的心是酸的,因為吃到最後就把心扔了,所以男人從來不懂女人的心。男人就好比洋蔥,想要看到男人的心就需要一層一層去剝!但在剝的過程中你會不斷流淚,剝到最後你才知道洋蔥是沒心的。 愛情裡最忌諱的是:兩人都幻想著彼此的未來,卻也總惦記著對方的過去。 明明說著看開了,放下了,每次卻總是不自覺的想起那個給與溫暖的人。每每又總是在微笑沉醉時看到了現實,想到了傷痛,然後,冷的感覺再也暖和不起來了。如此反覆,心,終於累了,現實就是這樣。我曾經醉過,卻又最終醒來,我正在行走,卻找不到方向。 我想給你幸福,卻走不進你的世界。我想用我的全世界來換取一張通往你的世界的入場券,不過,那只不過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我的世界,你不在乎;你的世界,我被驅逐。我真的喜歡你,閉上眼,以為我能忘記,但流下的眼淚,卻沒有騙到自己。 道歉並不總意味著你是錯的,而對方是正確的。有時它只是意味著相對自我而言,你更珍惜你們之間的關係。 有些傷痕,劃在手上,癒合後就成了往事;有些傷痕,劃在心上,那怕劃得很輕,也會留駐於心;有些人,近在咫尺,卻是一生無緣。生命中,似乎總有一種承受不住的痛。有些遺憾,注定了要背負一輩子;生命中,總有一些精美的情感瓷器在我們身邊跌碎,然而那裂痕卻留在了歲暮回首時的剎那。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有些事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有些話有很多機會說的,卻想著以後再說,要說的時候,卻已經沒機會了。 文章來源:呼 倫 貝 爾 |陳飛的BLOG | 王躍文的BLOG |Times on the Trail | 雲上太陽的blog |霏行天下 | 熊培雲和他倡導的思想國 |金文明的BLOG | 旅者 |海巖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波比足球運動是對抗性很強的桌上運動,比賽雙方沒有直接的身體接觸,安全性很高,同時由於球檯的佔地面積小,便於擺放設備和開展活動,是一項不限年齡的國際體育項目。   此外,波比足球針對不同年齡階段的參賽人員都有特製的球檯和比賽用球,是很人性化的。   波比足球是一款風靡歐美國家的運動,隨著國際交往日益密切,中國的波比足球運動也開始如「星星之火「一般有燎原之勢。據瞭解,中國第一所波比足球專業學校——深圳市南山區南頭城小學在深圳南山區落戶。2006世界盃波比足球賽上,中國奪得青少年組團體亞軍;而2006中法青少年波比足球對抗賽,中國隊奪冠。   波比足球以其動手動腦、益智健體、安全性高、趣味性強等諸多特點,倍受廣大社區群眾喜愛。   現在,就讓我們把足球運動帶回家吧!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對上影的這部國慶獻禮大片《高考1977》早有耳聞,故事內容大概也能想像一二。只是我一直有個疑問,影片反映的是我們上一輩的經歷,表達的是我們上一輩的情感,作為80後的學生,一沒有經歷過廢除高考的大悲,二沒有感受到恢復高考的大喜,在我們的腦子裡高考多半都是不堪回首的記憶,我們為什麼還要看《高考1977》。   今天有幸提前看到這部《高考1977》,頗有收穫。對我們上一輩的人來說,也許他們看到的是自己的青春,看到自己從苦澀到收穫的心路歷程,憶苦思甜,百感交集。在影院裡,劇情的每一波潮起潮落都能激起許多在場觀眾的強烈共鳴。我卻從中找到一個迥異於世俗觀念的平民英雄,影片中所反映出來的那些現今社會稀缺的品質和精神,亦讓人覺得彌足珍貴。   影片裡,墨守陳規,固執己見的老遲並不那麼討人喜歡,他利用組織給他的權力,對知青們的報考橫加阻撓,他不近人情地拆散陳瓊和潘志友,他近乎自私地想把自己器重的年輕人留在深山老林……看上去他是那麼的冰冷無情。然而我更願意相信,這並不是他的錯,從頭至尾,老遲一直是令人敬畏的。   我們都在感慨,恢復高考,挽救了一大批人的青春,但這並不包括老遲。老遲的青春在哪,就深埋在眼前這個冰天雪地的農場中,他埋藏著老遲對這個國家的深沉熱愛,他承載了老遲默默耕耘的青春歲月。當知青們金榜題名,載譽返鄉,也許只有老遲留守這片土地,就好像一個執著的父親,為孩子們的成長而欣慰,不捨的還是那份辛勤耕耘的事業。   他執著於自己的信仰,執著於國家的事業,任勞任怨,不計得失。他信任潘志友,為了他的前途和農場的未來,他不惜破壞潘陳兩人的感情,對大家的報考百般阻撓,也是懷著一顆樸素的事業心,「都走了,誰來建設農場?」且不提是否耽誤來他們的前程,這種一股勁扎進事業的精神,也只有存在那個年代。   況且,得不到上學機會,也許會耽誤一些年輕人,但誰又能說在祖國的最需要的地方默默奉獻一生始終耽誤呢?除了老遲,令人動容的還有潘志友,想比那些追求自己理想青春無悔的考生們,肯犧牲自己一輩子紮在農場的他,更有理由贏得我們的尊重。   在老遲和潘志友身上,我們找到的是業已稀缺的一種精神,那種不求回報的奉獻精神,那種捨己為國的犧牲精神。   另外一方面,《高考1977》也引發了一些人對高考制度的新一輪討論。   現行高考制度的種種弊端在今日的社會環境下逐漸顯露出來,無論學生、家長還是老師,抑或是所謂的教育專家,挨得上的挨不上的都來插一句嘴,「高考制度」大有直逼「中國足球」的歷史地位之勢……無論爭議幾多,然則高考在當下仍是一個相對合理的「最不壞」的選拔人才的制度,而用高考在當今社會條件下面所暴露出的缺陷來質疑甚至否定恢復高考的歷史意義,其不合理性是顯而易見的。   感動也好,爭議也罷,這都是影片給我們帶來的思考,走過了碩果磊磊的30年,除了收穫,我們可以從回憶中得到的還有很多。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手機已成為現代人不可或缺的通訊工具,但他的輻射問題給身體造成的傷害也不可忽視,我們一起來看看哪五中情況會加大手機輻射:   在牆角使用手機時   許多人為了避免別人聽到自己談話的內容,喜歡在角落裡接聽電話,這是一種不好的習慣。在角落裡使用手機,其信號通常較差,這會使手機的功率自動加大,從而造成其輻射的強度增大。基於同樣的道理,在電梯等小而封閉的環境裡使用手機也會使其輻射強度增大。   把手機掛在脖子上或腰間時   手機的輻射範圍是一個以手機為中心的環狀帶,而手機與人體之間的距離決定了人體受到輻射的程度。如果經常使手機靠在腰部或胸部,其產生的輻射會影響人的生育能力和心血管功能。因此,正確的做法是把手機放在隨身攜帶的包中,並盡量把它放在包的外層,以確保其信號暢通。   把手機貼近耳朵時   當手機上的電話剛剛撥出而未接通時,其輻射強度會明顯增大,此時應讓手機遠離頭部,間隔約5秒鐘後再進行通話。另外,當手機信號變弱時,許多人都會盡量地將手機貼近耳朵以聽清對方的聲音。但手機的工作原理是:當其信號較弱時,它會自動提高電磁波的發射功率,導致其輻射的強度增大,所以此時把手機貼近耳朵,會使頭部受到的輻射強度成倍增加。   長時間地用一隻耳朵聽電話時   研究表明,手機貼近腦部後,其長時間的連續輻射會使人的腦部受到損害。因此專家建議,人們準備長時間地通話時,應改用固定電話或者使用與手機接通的耳機。如果不得不長時間地使用手機直接通話時,也應每隔1~2分鐘就換用另一隻耳朵接聽,以避免一側大腦長時間地受到輻射。   接電話頻繁移動時   有些人喜歡在打手機時來回走動,豈不知頻繁地移動位置會造成手機信號的強弱起伏,從而會加大手機的輻射量。另外,在行駛的車上打手機,也會加大手機的輻射量。   綜上所述,我們在使用手機時要盡量避免手機電磁波的輻射,避免使方便人類的手機變成人類健康的殺手。   手機對人體的毒害超過香煙   英國一名癌症研究專家近日得出驚人結論:因使用手機致死的人數將超過吸煙受害者。這是迄今為止關於手機有害健康的最嚴重警告。   據英國《星期日獨立報》30日報道,英國神經外科專家維尼·庫拉納奉勸人們盡量避免使用手機,並敦促政府部門和手機行業立即採取措施,減少手機產生的輻射。   在過去16年間獲得14個獎項的庫拉納對100多項關於手機影響健康的報告進行了研究。他表示,去年10月的一個報告指出,使用手機10年以上的人,患腦癌的危險增大一倍。   庫拉納擔心,如果手機製造業和政府不立即採取決定性舉措,今後10年就將看到惡性腦瘤疾病在世界範圍內的增加。   有統計顯示,全世界手機用戶已達吸煙人數的3倍。因此,庫拉納認為,手機的危害將比香煙更嚴重。目前全球每年有500萬人因吸煙導致的疾病死亡。   不過,英國手機運營商協會認為,庫拉納對已發表的科學報告的分析不夠平衡,因此得出了與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其他30多名獨立專家相反的結論。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